-百家姓不好听的姓氏「看完百家姓最新排行再来看看这些最易读错的姓名」

百家姓不好听的姓氏「看完百家姓最新排行再来看看这些最易读错的姓名」

2月8日,公安部发布2020年全国姓名报告,按户籍人口数量排名,“王”“李”“张”“刘”“陈”名列前五,五大姓氏占全国户籍总人口的30.8%。2020年“百家姓”中新生儿登记姓氏最多的是“李”,最少的是“顾”,名字中使用频率最高的50个字依次为“梓”“子”“宇”“辰”“一”等。其中,男性新生儿使用频率最高的10个名字依次为:“奕辰”“宇轩”“浩宇”“亦辰”“宇辰”“子墨”“宇航”“浩然”“梓豪”“亦宸”,女性新生儿使用频率最高的10个名字依次为:“一诺”“依诺”“欣怡”“梓涵”“语桐”“欣妍”“可欣”“语汐”“雨桐”“梦瑶”。姓名是民族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一座极富开掘价值的文化宝库。比如,姓名的读音。汉字的数量有数万之多。而且,同一个汉字往往有不同的读音。这些因素都给我们正确地“读”出姓名,设置了障碍。在《中国姓名史》(武汉大学出版社)一书中,何晓明教授就认为,研究姓名的读音,是我们探讨姓名与中国语文关系时不可轻视的一环,同时我们也应该增长一些有关姓名读音的语文和历史知识。

在书面交往中,正确辨别姓名的“形”,是首要环节。而在语言交往中,正确读出姓名的“音”,则是基本要求。实际生活中,“叫出”某人姓名的场合比“写出”其姓名多得多。

首先应该明白的是某些姓氏的特定读音。《战国策》里记载了这样的故事:魏国将领乐羊奉命率兵进攻中山。中山国将他的儿子扣作人质,企图以此来阻止魏军,但乐羊不为所动。中山人残忍地杀死乐羊之子,煮成汤送往魏军营中。乐羊含泪而饮,挥师奋击,大获全胜。这个故事里主人公的姓,不可读作“快乐”的“乐”,而应读作“音乐”的“乐”。战国末年,秦国有一个宦官嫪毐。他虽为阉人,但因受太后宠信,八面威风,豢养食客上千人,受封长信侯。公元前238年,21岁的秦王政(即后来的秦始皇)举行冠礼,准备亲政。嫪毐发动叛乱兵败处死。“嫪”,作姓氏时本应读作“妙”,但在这里却要读作“涝”。“毐”,比“毒”字少一横,意思是男子品行不端,读音为“矮”。明代有一位著名画家仇英,擅画人物,尤长仕女,彩墨、水墨、白描诸法俱佳。与沈周、文徵明、唐寅并称“明四家”。20世纪60年代,我国乒乓球队有一位女国手仇宝琴,排名世界前列。“仇”在这里要读如“求”音,而不能读作“仇恨”的“仇”。当年隋末农民起义军瓦岗军中,有一员猛将单雄信。如今北京首钢篮球队里,有一位前锋单涛。“单”作为姓氏,必须读如“善”之音,而绝不能读作“单独”的“单”。在复姓中,特殊读音就更多了。万世唾骂的奸佞秦桧陷害忠良岳飞时,有一个头号帮凶万(mò)俟(qí)卨(Xiè)。此人曾提点湖北刑狱,与当时宣抚荆湖的岳飞不和。秦桧等人罗织诬陷岳飞,他也乘机报复,向高宗弹劾岳飞“稽违诏旨,不以时发”,“沮丧士气,动摇民心”。岳飞下狱后,他主持审讯,深文周纳,严刑逼供,直至将岳飞父子害死,铸成千古奇冤。万俟是复姓,读作“莫其”,卨是名,读作“卸”。万俟姓出自拓跋氏,本鲜卑族。北齐时代有万俟普、万俟洛父子,文治武功,俱有佳绩。公元626年,李世民发动“玄武门之变”,从兄长李建成手中夺得大唐帝位。政变的决策者之一是长孙无忌。他的妹妹嫁给李世民,即后来有名的长孙皇后。长孙无忌以皇亲和元勋的双重身份,在唐初政治舞台上扮演了举足轻重的角色,历任尚书右仆射(音“夜”)、司空、司徒等职。长孙,作为姓氏,应读作“掌孙”,而不可读作“常孙”。长孙氏源自代北鲜卑部族,为后魏献文帝第三兄拓跋嵩之后。孝文帝时,以拓跋氏为魏朝皇族宗室长门,改姓为长孙氏。同样在“玄武门之变”中,力助秦王李世民夺得帝位的,还有大将尉迟恭。李世民登基后,欲将女儿许配于他,但他以“糟糠之妻不下堂”作复,谢绝皇上的美意,素为世人称道。尉迟是复姓,读作“玉池”。这一姓氏也是源于鲜卑族。名字与姓氏相比,涉及的汉字更多出许多倍,所以特殊读音的问题就更复杂。《尚书》里有一篇《皋陶谟》,相传为皋陶和夏禹在虞舜前对话,皋陶讲述施政计谋之书。皋陶据说是东夷族的首领,曾被虞舜委任掌管刑法。他名字里的“陶”字,应读作“瑶”。春秋时期墨家学派的创始人墨子,名翟。“翟”字用作姓氏时,应读“宅”;而在这里却要读作“迪”。孔子有一个得意弟子,复姓南宫,名适。孔子称赞他“邦有道,不废;邦无道,免于刑戮”。还把自己的侄女许配给他。“适”在这里应读作“括”。同样的道理,唐德宗李适之“适”,也应该读作“括”。汉高祖刘邦打天下,得到许多谋士的辅佐。其中有一人叫郦食其。郦食其献计攻克陈留,封广野君。楚汉战争中,游说齐王田广归汉。韩信却乘机偷袭,齐王大怒,以为被出卖,将郦食其烹死。与郦同时代,有一位同名的审食其。他与刘邦是老乡,又与吕后同过患难,被封为辟阳侯。吕后当政时,他任左丞相,权势极大。文帝即位后免职,后被淮南王刘长所杀。这两位死于非命者,名字的读音同样特殊,不能读“食其”的本音,而要读作“意基”。汉武帝时有一位大臣金日(mì)磾(dī),他本是匈奴休屠王太子,后随昆邪王归汉,深得武帝信赖。昭帝即位,他与霍光、桑弘羊等同受遗诏辅政。金日磾的名字很“怪”,“磾”字音“低”,意思是产于琅琊、可用来染丝织品的黑石。“日”字虽说人人都认得,但在这里的读音却是“迷”。所以,他的名字要读作“金迷低”。著《汉书》的东汉大史学家班固,有个才华超群的妹妹班昭。班固去世时,《汉书》的八表及《天文志》尚未完成。班昭奉旨续撰,以成完璧。和帝时,学识渊博的她还担任了皇后及贵人的教师。和帝赐给她“大家”的称号。班昭的丈夫是曹世叔,所以人们又称她“曹大家”。大家要注意的是,“大家”在这里应读作“大姑”。唐肃宗时代,出现了一位文字学家、书法家李阳冰。他工篆书,变化开合,自成风格。曾刊定《说文》为30卷,不过多有妄断之处。“冰”字一点儿也不生僻,但在这里却很特别,它不能读作“兵”,而要读作“凝”。《说文》解释:“凝,俗冰。”清代文字训诂学家段玉裁又注道:“经典凡凝字皆冰之变也。”北宋著名婉约派词人秦观,原字太虚,后改字少游。他是苏轼的学生和妹夫,有“纤云弄巧,飞星传恨,银汉迢迢暗渡。……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等名句传世。他的名字里,观、少二字都不止一种读音,于是产生分歧。有人认为,“少游”之“少”,应读作“多少”的“少”,而不能读作“少年”的“少”。其根据是秦观曾在自述中检讨“往吾少时……好大而见奇”,“今吾年至而虑易,不待蹈险而悔及之。愿还四方之事,归老邑里”,像汉代的马少游一样,“于是字以少游,以识吾过”。语言文字学家吴小如先生不同意这一看法。他认为,秦观改字在公元1086年,时年38,已步入中年。但这不等于说由于自己年轻“游”得太“少”才改字的。他怀疑上述论者并不知马少游其人,误以为秦观说自己青年时像马一样很少出游,“才断言读去声为误而主张读‘少’为上声的”。吴先生又进一步提出旁证道,秦观有两个弟弟,一字少章,一字少仪,都与苏轼、黄庭坚关系不错。“少章”和“少仪”恐怕都不能解释为“缺少文采”和“缺少仪容”,所以应该读去声。“秦观的名和字都与两弟并列,名皆从‘见’旁,字皆嵌‘少’字,岂有两弟之字中的‘少’读去声而‘少游’之‘少’独作上声读乎?”吴先生从秦观的“字”联想到他的名,认为“观”应读去声“贯”,而不读平声“关”。陆游字务观,就源于秦观之字少游。当时曾有人误读“务观”之“观”为平声,陆游便在自己的诗句里予以嘲笑。由此可见,“观”必读去声。辨别了秦观名与字的读音,吴先生意犹未尽,又联想到西汉辞赋家司马相如名字的读音。司马相如字长卿。“相”和“长”都是多音字,在这里该怎么读呢?吴先生认为,古人的名与字是有关联的,“卿”、“相”皆官职之称,名“相”而字“卿”,这个“相”自应读去声“向”而不可读平声“香”。至于“长卿”的“长”,则必读上声无疑。他提出一则依据,杜甫《赠陈二补阙》诗:“献纳开东观,君王问长卿。”句中的“长”如果读成“长短”的“长”,则不合五言近体分格律,犯了“失粘”的诗家大忌。以此类推,公冶长、司马子长、关云长的“长”,都应读上声才对。特别是唐代诗人刘长卿。“长”肯定应读上声,因为他的名字和司马长卿是一样的。吴小如关于刘长卿和司马长卿名字读音的看法,多有专家赞同。方欣欣在《语文建设》1999年第6期发表专文,讨论“长”的读音。他认为,司马长卿之“长”,确确实实应念作zhɑnɡ,其根据是:第一,据《史记》载,司马相如小名犬子,“既学,慕蔺相如之为人,更名相如”。蔺相如为赵国上卿,在赵国卿大夫中地位最高。司马相如字长卿,既隐喻羡慕对象的地位,更表达了效法前贤建功立业的远大抱负。第二,杜甫诗集中“长卿”共出现六次,都是指司马相如。清人仇兆鳌《杜诗详注》对“长卿”之“长”注音,三次为“丁丈切”,三次为“子两切”,两种反切读音相同,均为上声zhɑnɡ。第三,王维五律《送严秀才还蜀》尾联“献赋何时至,明君忆长卿”,苏轼七律《次韵刘贡父叔侄扈驾》首联“玉堂孤坐不胜清,长羡邹枚接长卿”,从格律要求看,长字均应读为仄声。方欣欣还推论出从汉代至民国,以“长卿”为字的26位名人,许多我们可以推断其名应读作zhɑnɡqinɡ,而可以推断必读chɑnɡqinɡ的却一个也没有。这26人中,以“元”为名的有5位:杨伯元(金)、董士元(元)、边景元(元)、黄体元(明)、稽元夫(明)。“元”,本意是人头,引申为首位之义。“元,长(zhɑnɡ)也”,可知其字长卿亦应读zhɑnɡqinɡ。又如南朝殷不害,字长卿,其弟殷不佞,字季卿。殷不害之名承继战国时代韩相申不害,且长卿之长又兼有行第居长之义,当然该读zhɑnɡ。再如宋贾昌朝,其子贾青,字春卿,其从子贾炎,字长卿。这是取季节以为名字。据《礼记·月令》,东方属木,其色青,主春,其神青帝,故名青,字春卿;南方属火,其色赤,主夏,其神炎帝,夏季长(zhɑnɡ)养万物,故名炎,字长卿,这个长为长养之义,也应读作zhɑnɡ。作为学术问题,秦观、司马相如等人名字的读音,我们还可以讨论下去。吴小如等先生的观点尽管论据充分,但仍属一家之言。特别是关于公冶长、司马子长、关云长的“长”字的读音,似乎更有商榷的余地。关云长的“长”,读作“长短”的“长”,恐怕更能为人们所接受。现代史上,1935年牺牲的陕北革命根据地的创建人之一谢子长,是比较有名的人物,《辞海》收录有他的词条。1949年以后,为了纪念他对人民革命事业的贡献,国务院决定,将他的故乡陕西安定县改名为子长县。在这里,“子长”的“长”,一般都是读作“长短”的“长”,而不会读作“年长”的“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