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壮族武术探寻与研究大事记「壮族武术探寻与研究大事记5」

壮族武术探寻与研究大事记「壮族武术探寻与研究大事记5」

2018年

1月,出于不可告人的目的,“百色市古壮拳协会”的会长以中央民族大学的专家和政府的名义不断地向扫叶踏雪和白衣狂石索取资料,而某专家不帮助解决壮族武术研究中遇到的实际困难也就罢了,反而要求他人无私的贡献资料。直到扫叶踏雪提出要对方列出所需要的资料清单时才消停。

某大师向某副会长授北派武术“心意六合拳”的枪法,并假以此为“都尉枪”,欲在协会内立其为又一位古壮拳传人。对此扫叶踏雪和白衣狂石等老网友不予理睬。

1月24日,“百色市古壮拳协会”某副会长私自在田东设立分会武馆,引起广大会员的不满。协会会长就某副会长私自在田东设立分会武馆一事向白衣狂石和扫叶踏雪解释。而白衣狂石和扫叶踏雪则就此事讲明其中的利害关系。

1月29日,协会会长就成立田东百色市古壮拳武艺培训基地和百色市古壮拳协会田东分会的造成既定方案后,然后再征求白衣狂石和扫叶踏雪的建议。白衣狂石和扫叶踏雪则不予理会。

1月31日,南方民兵的坚持和不作假的底限已成为“百色市古壮拳协会”某些人的绊脚石,加之某专家夹带私货的行为本就令人反感,还向南方民兵提出共同论证“壮拳和泰拳同源”的课题,南方民兵认为:“此课题证据不足,太牵强附会。学术强调多重证据,不能一口咬定。凡证据不充分,却动用权势或宣传手段造势,一定往一个方向引的,多夹带私货!”,“如扎进去的话,将会陷入民族和文化起源的难题中。”在给出可借用东盟博览会这个平台与泰国进行武术文化交流的建议后,南方民兵悄然退出“古壮拳探寻”微信群。

2月6日,鉴于壮族武术的混乱现状,扫叶踏雪向壮武者转达白衣狂石出书的意愿,通过出书介绍古老的壮族武术以正本清源。此举得到壮武者的支持与帮助。

2月7日,田东百色市古壮拳武艺培训基地、百色市古壮拳协会田东分会揭牌仪式在天驰球馆前举行。白衣狂石和扫叶踏雪两人以没空为由拒绝到场。

事后,协会中的某些人为了方便自身谋取利益,便以制定章程和完善制度为借口发号施令以操控协会,导致乱象丛生。

百色市有关部门见“百色市古壮拳协会”成立日久未有所作为,便催促协会开展对古壮拳的培训和排练,准备参加“三月三”的汇报演出。

某大师计划将某副会长的侄子培养成古壮拳总教练,兼修傅、昂、黄三家拳法,在“三月三”的汇演中突然推出“古壮拳”以引起轰动效应。然后成立古壮拳武馆、保安公司等,以便获得政府的拨款。

为配合百色市有关部门的要求和百色市古壮拳协会对古壮拳的培训和推广任务,白衣狂石向协会提交了《古壮拳规定动作图谱》和《古壮拳规定套路讲解》作为教材。不想,此举竟然遭到协会会长的拒绝。

3月1日,白衣狂石向扫叶踏雪告知协会会长要求编一套古壮拳基础套路,套路掺以黄家拳、昂拳、X拳当中最有特色的几个动作即可。扫叶踏雪同意将黄家拳的一些组合动作编入。

3月9日,百色市古壮拳协会会长再次拒绝白衣狂石精心编制的古壮拳基础套路后,推出一套由长拳、泰拳、南拳混编的基础套路,白衣狂石和扫叶踏雪看后认为:如果作为古壮拳基础套路,那将后患无穷!!!

3月,白衣狂石的师弟陈世昌先生(俩人曾共同师从何灿琪先生),为继承发扬壮族优秀文化,专程到广州南沙学习昂拳。陈世昌先生为人忠信诚义,尊师重道,故白衣狂石决定遵循昂拳门规:“代师传艺”,将昂拳技艺倾囊相授。谨遵古法,将此“代师授艺”之事谊征询扫叶踏雪,获得同意。14日,白衣狂石在“古壮拳探寻”微信群发布“代师传艺”声明(见附件2)

3月15日,对于某大师参照昂拳创编却又稀释昂拳的拳术,扫叶踏雪表示越来越看不懂。白衣狂石则说看不懂就“对”了,因为某专家在采集壮拳套路时,有北京武术界的内行指出“傅氏十三太保”壮拳,是“流”的。为此,某大师承认他的拳是“野生”的。

(按:真的假不了,假的也真不了。)

3月20日,白衣狂石因崇左农畀佳先生自《壮拳网》成立伊始就一直默默地追随“昂拳”达10年之久,精诚所至,金石为开!在广西武协原常务秘书长邬锡龙先生,著名武术家广西南宁市武协常务副会长陈通远先生,黄家拳传人黄家勇先生等著名人士的共同见证下,正式收农畀佳先生为昂拳弟子。

3月22日,南方民兵看过白衣狂石重新整理汇编的《我所知道的昂拳》一文后,认为此文错误多到令人震惊,这些东西一旦发表,后果不堪设想。考虑到直接提出批评修改意见,怕白衣狂石脸上挂不住,则通过扫叶踏雪转告。

3月23日,南方民兵向扫叶踏雪说道:“我原来是希望把真实的历史寻找和拼接起来,留给传承人和爱好者、读者及下一代,在他们面前呈现历史本来的面目,虽然很难但值得。其实真正的历史比假的精彩多了!! 我坚持探索历史真相,还有个用意,除为昂拳提供真正的历史资料外,还能带动和锻炼爱好者的发散思维、逆向思维和分析、判断、预测能力,促进文武双全,可惜老白不明白我的用心,只有小蓝一人听懂了。如果他认为我坚持研究昂拳历史是多事或阻碍发展,从现在起,我马上金盆洗手!”

为此,扫叶踏雪对白衣狂石说道:“南方民兵是性情中人,是诤友。和我们携手十年,为昂拳耗费大量心血,有的事情要顾及他的感受。”白衣狂石承认:“我错了。”

3月25日,白衣狂石因厌烦某专家和某大师提出的将昂拳扯入“壮拳和泰拳同源”这一牵强附会的课题纠缠,一度退出“古壮拳探寻”微信群。

是日,张延庆教授对扫叶踏雪说道:“很多遗留下来的东西已被历史碎片化了,非要人为串联起来作假,跟花山壮拳的造假有啥区别?我觉得你还是秉承你的做法,在自家法度不失的前提下进行整理,顺便也得提醒唐曲一下。”

4月,由于扫叶踏雪和白衣狂石对于协会内愈演愈烈的造假抵制,某大师创编的古壮拳套路不敢搬上百色“三月三”舞台表演。迫于相关部门的压力,只好将这套拳法拿到百色学院去教学。

有北海八极拳传人张新先生联系白衣狂石欲习昂拳,又介绍自称昂拳传人的德保人陆某(自称与同村一农姓老人习过昂拳,在佛山开咏春拳馆)与白衣狂石交流“昂拳”。对此,南方民兵建议,有心学昂拳的可以考虑,网上偷学昂拳后面对祖庭还敢乱冒师承的不予考虑。扫叶踏雪则建议见到陆某人先揍一顿再说。